“金飞镖”日记:来看飞行员的所思所感

发布时间:2019-07-05 15:41:43 来源:泰格娱乐-泰格娱乐app-泰格娱乐官网点击:6

  

  中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团继2014年获得首届“金飞镖”之后,今年再次斩获。飞行员们参考前后的所思所感怎样?性情直爽的徐磊索性拿出了自己的日记本“暴露隐私”,我们可以知一识众。现摘录如下——

  “金飞镖”日记

  整理/王力 耿祯 图/王力

  出镜人物:徐磊,中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团飞行二大队武控主任,在空军2018年“金飞镖”竞赛考核中,他和机长、团副参谋长李传跃带领机组奋勇拼搏,斩获“金飞镖”,这是该团时隔4年后重夺该奖项,全团士气为之大振。

  

  2018年3月3日 星期六 天气:晴

  今天是周末,也是女儿徐紫晴的生日,昨天晚上视频告诉她今天回不去了,虽然嘴上没说,但隔着屏幕我也能感觉到她的失落,细细算来,虽然家就在驻地,但在女儿总共的10个生日中我也只陪过她5次。前几次都是因为在外驻训,回不去没办法,这次本来答应女儿带她去海洋馆,但是我自己却临时改了主意。

  昨天上级明确了今年“金飞镖”竞赛考核的一些规则,和以往相比变化不小,再加之最近一段时间针对性训练的成绩不够稳定,晚上辗转反侧许久依然觉得心中如有一块大石压迫,这两天必须在单位静下心来好好研究一下,作为大队武控主任,我想在下周研究时就能够提出切实有效的针对性训练建议。

  一大早来到飞行准备室,一推门,呦,这不是李传跃副参谋长嘛!再往里走,好多人,本以为自己是早起的鸟儿,

  这下反倒成了“后进分子”了。也难怪,自从2014年夺得首届“金飞镖”后,团基层采风队连续几年考核成绩均不太理想,从上到下都憋着一股劲儿想打个漂亮的翻身仗。

  “小徐,今年的考核是通过等效径差来评估突击成绩的,这可比以往只注重投准、不注重毁伤的老方法更贴合实战,你怎么看?”“金飞镖”得主文凯波一见我就问。“我也在琢磨这事,根据以往的经验,肯定是炸弹进入末端角度越接

  近90°毁伤效果越好,这和飞机当时的速度关系很大,我们需要尽量把飞机速度控制得慢一点,但是……”还没说完,

  李副参谋长就打断了我:“但是从实战的角度出发,我们必须保证投弹后能够安全离开,虽然这次不算突防成绩,速度太慢可不行。”“太快太慢都不行,而且必须综合分析战场环境、敌我态势,不是取个中间值那么简单,我们必须反复试验论证,找到一个‘最优方案’。”就这样,在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中,下一步训练的方向和重点渐渐明晰了起来……

  晚上回到宿舍,突然想起今天一天过得飞快,竟然忘了给女儿打个电话,估计这小丫头明天又得埋怨我了。但是经过一番讨论,终于找到了问题的突破口,女儿不是经常说别的小朋友都很羡慕她有个飞行员老爸嘛,这次考核要是能够拿到第一名作为礼物送给她,她一定会很开心的。

  2018年3月24日 星期六 天气:阴

  考核具体时间未知,靶场环境陌生,有地导部队拦截,有电子对抗部队实施干扰,各机种从不同方向进入突击区域,活动时间一环扣一环,这样的条件可以说是接近于实战了。

  这段时间,我们针对低能见、强颠簸、大侧风、向阳、黄昏各种临界条件都进行了大量训练,并且和具有学科优势的高校一起开展了弹药毁伤测试,敲定了最佳飞行高度和速度。这次考核还要进行驾驶技术评定,这可是精细活,经常中午、半夜还有人在讲评室一遍遍看自己的起落视频。所有人都是没日没夜地连轴转,飞行、讲评、研究成为了一天睡觉、吃饭外的全部,随着天气逐渐炎热,机舱就像桑拿房,但谁都没有松劲儿,因为都明白现在才是到了真正冲刺的时刻。

  昨天李副参谋长的父亲因病去世了,在这个关键时刻,我们离不开他这个机长,但是我也知道,他的家人更离不开他。可他却只请了半天假匆匆赶回家,今天就又回来和我们并肩作战了。

  看着李副参谋长并不高大却依然挺拔的身影,我深受感动。都是在周六,我错过了女儿的生日,他也几乎错过了和父亲的最后一面。我们对亲情亏欠了太多,很多时候不由得想这样两难之后的抉择原因在哪里?总要自我安慰能够得到理解和原谅吗?但看看身边的战友,谁不是牺牲了小家、牺牲了自我,无一例外地选择服从命令、听从召唤。人民军队的使命责任感染熏陶着每一名军人,也正是军人的牺牲奉献成就了这支军队的伟大,而我,有幸成为其中一员。

  

  2018年4月22日 星期日 天气:晴

  今天是正式考核的日子,连续几天的推迟让大家产生了一些焦急情绪。但战争就是这样,越到这个时候越得镇定,心理的较量何尝不是一个战场呢?在这个战场中大家要和对手较量,更要和自我较量,只有先赢得了自己,才能收获下一仗的胜利。

  接到命令来到外场,机务兄弟早已将飞机准备完好,接收、通电、检查,一如往常。起飞后,我不停地在地图上标记,校对着航迹,凭借着烂熟于胸的地形图,我们密切协同、相互提醒,顺利通过了一个个早已刻入脑中的地标。

  距离靶区还有300公里,电子干扰和地导部队仿佛蜘蛛等待猎物般编织了一张无形的拦截网,我们断开了自动驾驶仪,降低飞行高度,在这个天罗地网中找出一条通道。长时间手动保持飞行诸元对飞行员的体力、精力、耐力都是一个极大的考验,加之低空飞行座舱温度高,不一会儿所有人都已经汗流浃背。我在机头部位视野最好,放眼望去,靶场地区一片平原沼泽,前几天这里刚下过雨,到处都是积水,目标和周围环境对比度本来就小,有的铺设靶标的轮胎甚至完全没入水中,搜索难度巨大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我始终没有找到明显的参照物,看着脚下茫茫一片沼泽,我有些慌了,说道:“拉升高度吧,这样下去我怕找不到靶标。”“不行,现在拉升会被锁定。”还没说完,话就被机长打断。“突防不计成绩,万一真没找到……”“这是打仗!飞机都没了发现目标有什么用!别着急,训练时怎么办现在就怎么办。”机长的话让我顿时清醒。

  距离目标还有15公里,飞机开始跃升,恰巧在此时,一阵不稳定气流来袭,战机开始颠簸,机械传动本来就十分耗费体力,由于长时间的手动驾驶,飞行员几乎达到了极限,手上的水泡再次被磨破,血水混合着汗水渗透了白色的手套。怎么办!高度保持不准势必会引起弹着点偏差,况且靶标还没有找到,我心急如焚。“稳住,高度交给我,专心搜索。”李副参谋长及时进行提醒。

  “12公里,11公里……”第二武控师根据仪表数据开始报距离。我一边睁大眼睛进行搜索一边擦汗,生怕汗水干扰视线的一瞬间错过目标。突然,远处一块相对突起的“高地”映入眼帘,我再次进行了确认,没错!之前练习的盲轰战法这时发挥了作用,我迅速推测出靶标方位、距离和相对高度。

  终于,目标出现并开始逐渐放大。“高度、速度好,锁定目标,投下!”炸弹划出一道凌厉的轨迹直扑“敌”阵地。“漂亮!命中!”耳中传来后舱欣喜的声音。“成功摧毁,返航。”机长李传跃镇定地说道,听不出任何感情色彩,因为接下来还有一项重要的考核内容——降落。

  16时许,我们的战机回到了机场空域,大转弯后进入着陆航线。机长熟练地对正下滑点,调整角度,修正侧风影响。接地瞬间,巨大的战机宛若飞燕般轻盈,跑道上腾起的青烟愈发衬托出这一刻的优雅,又在空中画出完美的句号。走下飞机,李副参谋长朝我会心地一笑,没有多余的话语,但我相信,“金飞镖”已经是我们的囊中之物。

  (解放军生活·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出品)